这些显然都不只是运气使然,而是因为具有前瞻性的提前布局,才能在长跑中保持身位的领先。

文/李金福
摄影/《中国周刊》记者 杨剑坤、李贵云、李金福
支持机构/贵州荔波县委宣传部

也许,在荔波某个高山与绿水辉映的地方,一直都有我前世遗留的梦。
第一次到荔波就被她深深吸引,所以今生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走不出荔波的山水,即使身在荔波外,心也永远留在了荔波。
小七孔桥下的涵碧潭水,好像是天上瑶池之水倾注而成,深邃而令人遐想。她默默地依偎着小七孔桥,用深厚的绿意诉说着小七孔迷人的传说。
小七孔的水有我诗篇无法描绘的妖娆风姿,特别是小七孔的早晨,雾气从水面攒集,渐成一层薄薄轻纱,迅疾笼罩整个水面,水底的石子若隐若现。河岸的小草摇曳,几只飞起捕鱼的翠鸟,在水面飘逸,或几只鸳鸯戏水,来回地在湖泊上打闹,这番情境如梦如幻。岸边的树影倒映水中,鱼儿在穿梭游弋,真有“柳影入湖鱼上树”的意境。在早晨的阳光下,一只只蜻蜓在河水的上空盘旋,时而掠过树枝,时而俯冲流水,时而翩翩离去。这时的小七孔仿佛丹青大家宣纸上的泼墨,洇成一幅山水画,浓淡相宜,迷离而不失温柔。
小七孔不仅仅是水美,山美,它最有魅力的当数鸳鸯湖,这是一个天然的喀斯特湖泊,湖边林木茂密葱绿,古木参天,苍翠欲滴,它是由两个大湖和四个小湖组成,湖与湖之间港汊交错,犹如水上迷宫,在这里情侣可以许愿,老人可以养身,孩子们可以戏水。

在荔波除了小七孔这扑朔迷离的美以外,还有大七孔,大七孔是以原始森林、峡谷、伏流、地下湖为特色,在沟谷峭壁耸立、危崖层叠,绝壁上附着朵朵钟乳、层层翠林,走在这里阵阵清风袭来暑意尽消。在天门洞,巨大的岩洞上怪石嶙峋,奇特壮观,夏天走在这美丽的小涧,迎着一阵阵河风,犹如演奏森林协奏曲的竖琴手,在为你奏上一曲天籁之声,让你在峡谷中荡漾。
漫步到河的对岸,不知不觉走进了另一个时空,仿佛穿越到古老,来到了一个原始部落。你突有一种梦幻,怎么的就跌下来到了这里,是的,你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你感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这里的人们说着另一种语言,男人们都身着黑衣服,穿着白裤子,肩膀上还扛着一杆枪。女人们下身穿着裙子,上身穿着两片黑布,这些年轻女子的“开放衫”是你一生没有见过的撩人的古朴风俗。“白裤瑶”女子的上装,是由两块布料松散地绊联在一起的,无袖,侧视胸部一览无余,十分“开放”。而且,其精心描绣的图案花饰一反常态,不是挂在胸前,而是漫不经心地搭在背后,透着都市人的俏皮幽默。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这一切确实是真的,我没有穿越古代,而是已经来到了荔波的瑶山乡。

瑶山乡的瑶山人为“白裤瑶”,是一个原始部落,他们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过度到现代社会中来的。这还是个母系氏族的社会,男人们靠山吃山,白天打猎、喝酒、斗鸟,女人们织布、耕地、养家糊口。在这里婚姻是比较特别的,在结婚的前一晚上,男和女都允许对方去私会自己曾经的初恋情人,但结婚之后就终身相守。
瑶山乡被誉为人类学上的活化石,这里的乡村,这里的故事,这里的一切,仿佛在我的思绪里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我无法揭开。在这里走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是哪一位瑶族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也许不是,这一切我不知道,见过我的瑶山姑娘,谁又知道她心里的秘密呢。
茂兰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凉水井。凉水井是一个地名,也是一座高山。往凉水井山上攀登,一路蜿蜒而上,走在古树间,看着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到地面上,形成一个个光斑和树荫,听着山间里传来的鸟叫声,简直沁人心脾。一步一步地往山顶上走去,当我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上,极目远眺,心生一种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感慨。浩浩山林,尽扑入眼帘:绵延的群峰,苍翠的植被,层层的绿浪,蓝得没有一丝杂色的天空,绘就了一幅巨大的天然油画。此时此刻,我不由得大吼一声,声音在山与山之间回荡,慢慢地在远方消失。在这里就是想多呆那么一些时间,或躺着或站起来或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让山风轻抚身体,一切感觉是那般的惬意。

在茂兰,到处是莽莽苍苍、浓荫蔽日的原始森林。林中有许多明河、暗流、溪水、深潭、湖泊、瀑布。茂兰原始森林保护区的独特之处在于喀斯特景观与神秘幽深的绿色森林揉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幅幅山、河、林、洞、瀑自然和谐的图画。
上天真是厚爱荔波。清澈透明的漳江在这里,气势磅礴的大七孔也在这里,玲珑秀丽的小七孔还在这里,容纳万物的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样在这里。对于荔波风物的厚重与传奇,造物之主仿佛还觉得不够,于是,它又将那与世无争、遗世独立般的水春河,也搬到这个地方来,当成礼物,一并赠给荔波了。
水春河江流如练,动静相间、张驰相济。游人破浪击水漂流而下,过急滩,碧波飞溅,瞬间人舟淹没在波涛翻涌的江水中,令人惊心动魄;而泛舟于绿水白云间,又格外宁静、清幽,婉在画中游。
我乘坐有船工掌舵的橡皮舟,迎着大自然发泄着狂奔的野性。腾起的浪花拍打着岩石,翻滚咆哮的激流一会儿将我们的橡皮艇抛向浪尖,一会儿又把我们跌入激流谷底。“啊!”我们不由得同时惊呼。我们又钻进了高高腾起的浪壁之中,瞬时又跌进另一道浪坎。苦竹滩、白石滩、天然画图、马尿滩、急流滩起伏着冲滩的游人,橡皮艇灌满了水,身上不知是溪水还是汗水,我顿感一身的清凉,一身的惬意。

走进山水荔波,轻轻撩开那神秘的帘幔,我看到了山的悠闲,看到了水的浪漫,看到了在水一方的伊人。
都说荔波的姑娘,是掌心上的水。当美丽的荔波女子在夜市摊上那柔柔的灯光里,酒杯轻移,我想,一定有很多路过的行人被她们的韵味和风姿吸引。
在荔波我做过无数的梦,梦里,我戴一顶草帽,悄然隐进大山深处。我的身后,有流水的旋律,还有莲花剥落的声音……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