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层层压实管党治党政治责任。

文/董得红
责编/刘霞

罗延海是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局的副局长,认识他已有10多年了,但和他见次面可真不容易,每次去可可西里,他不是深入到可可西里核心区执行巡护任务,就是到青藏线上护送临产的藏羚羊过青藏公路,到遥远的卓乃湖、太阳湖畔产羔,或迎送产羔归来的藏羚羊母子安全越过青藏公路,回到属于它们的栖息地。

胸怀壮志走进无人区

“圣洁的江河之源,神秘的唐蕃古道,神奇的歌舞之乡,神往的佛教圣地。”玉树是一片神秘藏域,也是一个能使人心灵停下脚步的地方。罗延海从小生活在格桑花盛开的玉树,英勇与智慧化身的英雄格萨尔传说陪伴着他长大,格萨尔也是他年少时心目中的英雄,对玉树的草原以及以此为栖息地的野生动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然而,他的青春乃至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与远在千里之外的高原精灵藏羚羊联系在一起。20年来,他的魂就系在了神秘而荒凉的可可西里,就融在了迁徙产仔的藏羚羊身上,就飘在了异常艰辛的巡护路上,就印在了白云缭绕的梦境里??

可可西里巡山队一般都是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局的民警,打击盗猎和巡山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每次巡山,他们都会带枪,这也是对盗猎者和盗采者的一种警示和威慑。

对可可西里的了解是20世纪90年代的事,那时罗延海还在上中学,偶尔会在电视、广播里了解到一些发生在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的故事,知道了那里属于真正的地球“第三级”,海拔高而空气稀薄,被人们称为“生命的禁区”。那里生活着数以万计的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雪豹等,还有只在妈妈讲的故事里才有的瞎熊、狼和狐狸,这些都是在青藏高原才有的珍稀濒危动物。这些动物正在遭受杀戳,特别是藏羚羊正在遭受灭顶之灾。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国际藏羚绒制品非法贸易和消费的趋势,藏羚遭受不法分子大肆的血腥屠杀,可可西里罪恶的枪声不断,一群群藏羚羊倒在血泊之中。

罗延海出生在玉树,但长大后会经常去大通老家,每次回老家,当听着家乡森林里安详地鸣叫的野鸟声;当看到从森林中走到河边饮水,看到他时回头看一眼,又不紧不慢地走向森林的马鹿时,他为整天生活在枪声中的可可西里藏羚羊感到惋惜,可从没想过自己会到可可西里守护这些可伶的野生动物们。或者也仅仅想过有机会坐着火车去拉萨,在车窗中看看奔跑着的藏羚,看看充满传说的美丽而又神秘的可可西里。

学校毕业那年刚好20岁,一个偶然的机会,罗延海走进了可可西里,走近了藏羚羊,走近了可可西里的那些精灵们。那年是1997年,正好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由省级晋升为国家级,保护区工作需要志在可可西里守望藏羚羊、守望野生动物、守望那片最后的“净土”的人。罗延海成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分局的警察,加入到守望可可西里的队员之中。

可可西里是一个封闭式的自然保护区,是一块面积4.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的无人区,是长江的主要源区,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无人区”保护区之一。这里气候极寒,常年大风,海拔高而缺氧,是人类难以生存的极其恶劣的区域,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绵延起伏的山岭上,成群的藏羚和野牦牛欢快地奔跑,苍茫的青天中,秃鹫呼啸着飞过。有人说,除了野生动物,能走进可可西里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盗猎者,一种是反盗猎者。在生存条件极其恶劣的荒原中,一种人为卑鄙而高额的私利而冒险,另一种人,则为了高贵的信仰而执著守护,来到与危险和死亡擦肩的无人区。这样的日子,不止是艰难,不止是磨练,不止是和人类生存极限挑战,也不止是和盗猎者斗争,而是对崇高而圣神的事业的奋斗和奉献。

从成为守护可可西里的森林警察那天起,罗延海就在可可西里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和同伴们常年守护的身影和足迹。在没来可可西里以前,他总以为藏羚羊、野牦牛和藏野驴们生活的环境和老家的马鹿、马麝和雉鸡一样,可以悠闲地在森林里漫步,可到可可西里一看,到处是广袤无垠的大草原、沼泽、湖泊和河流,野生动物们就生活在无遮无掩的草原上,面对天敌和人类的猎捕,它们唯一的躲避方式就是奔跑。藏羚在海拔四五千米的草原上的奔跑速度可达每小时80公里左右,藏野驴50公里,野牦牛40公里,尽管如此,动物们的四蹄无论如何也跑不过盗猎者的子弹。

自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来,随着反盗猎力度的加大,大规模的盗猎活动少了,但小股的盗猎活动依然猖獗,圣洁的草原上不时传来盗猎的枪声。森林干警的主要任务就是巡山,防止偷猎者和盗采者进入保护区。4.5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巡护一次就得十多天至二十来天,平均每年巡山七八回,干警和巡山队员们一年的大半时间巡护在可可西里。他和战友们一起爬冰卧雪,风餐露宿,与武装盗猎分子进行着殊死较量。

巡山途中,除面对穷凶极恶、全副武装的盗猎者外,更严峻的是处处布满陷阱的环境。由于可可西里到处是沼泽、湖泊、烂泥潭、河流和草甸,汽车随时会陷入泥沼或河流,巡护不敢用底盘重、性能好一点的越野车,只能用较轻型的北京吉普车,在广袤的无人区艰难挺进,在深沟沼泽、冰河积雪之间颠簸就是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一会儿推车、一会儿拉车、一会儿挖泥、一会儿铲雪??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艰辛的代价,当车陷入沼泽或河流时,就得把所有的东西从车上搬到前面安全的地方,再想办法拉车,车拉出后再把东西装上去,可没走几米又陷进去。有时候巡逻一天只能前进几公里甚至几十米,对于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局的干警来说,每次巡逻都是一次生与死的挑战,要挑战高寒缺氧的极限,挑战车辆随时陷入冰河泥沼之中的艰辛,更要随时准备和武装盗猎分子做殊死搏斗。饿了,啃一点干饼子或方便面充饥;困了,蜷在车里打个盹儿。每次出发都面临着有可能再也回不来的险境。

无人区没有任何信号,也没有任何标记,只有一望无际的荒原、湖泊和雪山冰川,路很难认。而这里除了巡山队,普通人被禁止入内。所以罗延海(右图左)正根据车轮印追踪盗猎分子和淘金者。

2010年7月中旬,由罗延海带队前往保护区腹地开展专项巡山行动,历时7天的巡山任务即将完成,当他们行至卓乃湖保护站附近时,原本蓝色的天空已是乌云密布,罗延海决定晚上就在卓乃湖保护站休息一晚,第二天再返回驻地。由于连着6天的艰难巡山,大家带着疲惫的身躯和身体不适的呻吟声入睡。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一股股寒流从帐篷缝缝里吹进来,罗延海被冻醒了,醒来一看帐篷四周银装素裹,眼前飘着鹅毛大雪,此刻此景令他陶醉。片刻后,罗延海陷入了困惑,下这么大的雪,加上积雪消融后的泥潭,再加上食物补给不够,返回的路途更是艰难无比。这时巡山队员们也醒来了,他一边计划着返回的行程,一边安抚队员们不要担心,安心准备吃早饭。随后走出帐篷,踩着吱吱作响的积雪察看路线,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由于保护区7月份气候是全年气温最高的时节,加上冰雪消融、沼泽烂泥潭,第一天走出卓乃湖7公里再无法前行,只好原路返回,就这样走一路挖一路泥潭铲一路积雪,好几名队员不同程度地患上了雪盲症,前后被困7天时间才返回驻地。

深入腹地保安宁

在艰苦的巡山工作中,部分队员忍受不了艰辛和寂寞以及照顾不了家的痛苦,千方百计先后调离了可可西里,而罗延海一直坚持着坚守着。通过10多年与可可西里这片人间“净土”和野生动物们的朝夕相伴,他已深深地爱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爱上了孕育在这片土地上的精灵们。2001年底,罗延海由一名干警提拔为副局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带领干警们警惕地守护着可可西里,也演绎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2018-12-15,主力巡山队在可可西里腹地发现盗猎分子,6个盗猎分子驾车掉头就跑。巡山队员紧追不舍,追到一个沟口,车进不去了,盗猎分子弃车而逃。天色已晚,沟内地形不明,盗猎分子有枪。如果追,随时都有危险;如果不追,盗猎分子有可能乘夜色逃遁——绝不能让不法之徒逃掉一个!罗延海当机立断,他命令一个队员坚守沟口,不断用狙击枪开枪示警,震慑盗猎分子,他一马当先,同另一位保护队员一边鸣枪,一边追击。三个盗猎分子被震住了,畏畏缩缩地走出来,罗延海让一位保护队员看守住他们,自己继续向前追击。就在这时,沟口保护队员的长枪突然不响了——子弹卡壳了!但罗延海没有一点迟疑,边鸣枪边追击。又出来一个盗猎分子投降了,剩下的两个携枪拐进了另一条小沟。罗延海迅速分析了地形,如果从沟口进入一定有危险,他果断地从一侧悄悄包抄过去,当他捂着嘴掩住呼吸爬到沟边探头往下看时,两个躲藏在沟下,枪口朝着沟口的盗猎分子,头离他的脸不到一米!这时罗延海的手枪中只剩了一发子弹,怎么办?回去取子弹,盗猎分子就可能乘夜色逃跑;如果一发子弹打出,盗猎分子反扑,自己就会成为靶子,必死无疑。但是,做贼心虚的盗猎分子怎么知道自己的枪中有几发子弹呢?那就拿青春“赌”一把吧!罗延海猛地站起,大喊一声:嗨!在盗猎分子仰头看时,他抬手朝天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接着双手持枪瞄准盗猎分子喊:不准动!谁动我就打死谁!枪放下!炸响的枪声和大吼就像霹雳一样在盗猎分子的头顶从天而降,仰望着衬在天空上威严的身影,惊魂未定的盗猎分子胆都吓破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准确的心理判断让罗延海“赌”赢了。将6名盗猎分子全部擒获后,检查发现他们所持的小口径步枪子弹已经上膛。既紧张又兴奋的罗延海给后方基地打电话时,剧烈的喘息和断续的声音,让领导还以为是他和巡山队出事了??

一望无垠的荒原上,随处可以看到野生动物的骸骨,白森森的骨头裸露在地面,呈现出一个野性十足的世界。

2012年秋季的一天,新疆若羌县4名不法分子驾驶两辆吉普车,携带一支自制半自动步枪,一支双管猎枪和大量军用子弹及猎枪弹,潜入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交界地带猎捕藏羚。森林公安局得到这一线索后,立即由罗延海带队实施堵截。当这个盗猎团伙刚刚到达目的地,还未来得及实施盗猎犯罪时,就被埋伏在可可西里的罗延海和战友们当场抓获。

2012年冬季的一天,罗延海带领可可西里巡山队在到达可可西里与新疆交界地带时,发现地上有几条崭新的车轮痕迹,经分析认定是最近两天之内经过的汽车,于是沿着车印追击,下午在一座小山丘和河滩分别发现了4具和7具藏羚羊尸体,有的已经被割去了四肢和头颅,然而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冷天气里尸体还未冻僵,根据他的判断,盗猎分子就在近处,尚未走远,而且他们在食用藏羚羊肉。他和队员们加速追击,于当日傍晚6点40分左右在一个山沟里发现目标,并兵分两路包抄过去,当场抓获了盗猎分子。

在罗延海和战友们经过长达10年的反盗猎斗争和卓有成效的保护下,近些年来,可可西里再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藏羚羊种群逐步得以恢复。野牦牛、藏野驴和雪豹等珍稀濒危物种数量也明显增加。

可可西里的宁静本来可以让罗延海和战友们松一口气了,然而,因巨额经济利益的驱使,一些不法分子邪恶的目光仍然觊觎着可可西里,近几年进入可可西里周边甚至境内非法采金等盗采活动开始抬头。在守护可可西里宁静的同时,罗延海带领的巡山队又担负起了打击非法盗采分子的任务,并多次破获盗采沙金和非法入区等各种案件,并依法进行严厉处罚。由于巡山队不间断地开展专项巡山行动,再加上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采取的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措施,2009年至今,可可西里境内没有发生一起既遂的盗采沙金案件。

知名导演陆川(图中)与青海省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罗延海(图右),在一个活动现场分享了各自对于可可西里的深厚感情。

21年来罗延海在可可西里巡山的行程达70余万公里,组织巡山近500次,破获盗猎、非法捕捉、倒卖和运输藏羚羊等珍稀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的案件100余起,其中重大、特大案件2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和违法人员近400余人,审判机关判处刑罚42人,收缴枪支21枝,子弹30000多发,汽车38辆,藏羚羊皮3909张。

可可西里的故事难以诉说,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能体会。大部分的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亲近可可西里这片神秘的土地,当你乘坐去拉萨的火车或自驾车经过青藏公路,看到那飘着白云的蓝天,看到蓝天下绿色的草原上成群的藏羚羊安详地食草,看到藏野驴排着长队不慌不忙地在草原上漫步信游的时候,人们就会想起,曾经有人为可可西里的安宁付出辛劳和汗水,一代一代森林警察和巡山队员的奉献,换来可可西里的安宁。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